• 日本大阪6.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-11-12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11-01
  • Chinas nationale Gesetzgebung schliet Jahrestagung ab 2019-11-01
  • 一件常识的事情都没有讲清楚,还自称懂逻辑?无理可说了,就瞎扯。别人小学有没有毕业与你何干。 2019-10-26
  • (Dos sesiones) Enfoque de China Dos sesiones históricas fijan el rumbo para nueva época Spanish.xinhuanet.com 2019-10-21
  • 专业态度决定培训质量职业技能升华就业品质——2014年重庆市人力资源开发培训中心职业技能培训类概览 2019-10-19
  • TopX 国内马拉松赛事TEE太丑?我们把它们穿出了新高度 2019-10-19
  • 粽香情浓爱国心 民族团结一家亲 2019-10-18
  • 嗯,你又赢了······哈哈哈哈······ 2019-10-18
  • 【清园20年】感恩大回馈!半价!半价! 2019-10-18
  • 15日起办理临时身份证全济南通办立等可取 已有市民尝鲜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10-18
  • 督导组进驻河北6市!扫黑除恶可电话举报 2019-10-16
  • 精彩扑救!老将洛里第99次代表法国队出征 2019-10-16
  • 人民日报助我走上研究中国之路 2019-10-16
  • 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进行时——中央国家机关学懂弄通做实党的十九大精神 2019-10-16
  • 26选5开奖号码好彩2 > 修真小说 > 玄界之门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水族禁地
        “呵呵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        苍猿王干笑了两声,走到黑色岛礁一侧,目光四下打量了一圈后,手掌一翻,手心中已经多了一件青濛濛的物件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块椭圆形的青色令牌,材质介于玉石和晶石之间,令牌底端镌刻着犹如浪花般的纹饰,而浪花上面则刻着一座气势宏伟的水晶宫殿,工艺精湛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单手握住令牌,口中默默吟诵起一段咒语。

        随着吟诵之声响起,那块令牌上开始亮起一道青色光芒,朝着苍猿王刚才抚摸过的地方照射而去。

        青色光芒照耀在黑色岛礁上,立即就被放大数倍,变成了一个长约十丈的巨大光柱,朝着波澜微漾的海面投射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响起!

        光柱照射在海面上,原本平静的海面像是突然被一柄大刀切入,从光柱照射的地方开始翻滚着向两边缓缓分开,露出了一道直通海底深处的通道。

        “彩儿,你先进灵兽袋吧?!笔镣徘胺匠鱿值耐ǖ?,心中一动,对彩儿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石头,俺……”

        未等彩儿多少什么,石牧单手一拍腰间的灰色布袋,一卷灰色霞光一卷而出,便将彩儿收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回首看了石牧一眼,随即转身向着通道走去,石牧略一沉吟,也紧跟着走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这处海底通道的地面上晶莹剔透,犹如一阶阶人工制成的水晶阶梯一般,倾斜向下。

        水晶阶梯两侧,是汹涌翻滚着的水墙,被一层无形的壁障隔开,始终不见有一滴海水掉落下来,透过水幕甚至能够看到其中快速游动的海鱼。

        石牧看了一会,就将目光移了回来,跟随着苍猿王快步走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两人还未走下水晶阶梯,就看到前方气势汹汹的冲来了一队水族士兵,足有二十余人。

        那队水族士兵身上全都覆着银色鳞甲,手里拿着三叉戟,动作整齐划一,看起来训练有素,战力不俗。

        士兵中为首的,是一个一头蓝发的高大男子,身上穿着金色铠甲,腰间配着一柄红色战刀,看起来威武不凡。

        “来者何人,竟敢擅闯我族水族圣域?”蓝发男子朗声喝道,身后士兵纷纷手握长戟,指着石牧和苍猿王。

        “蒙图,你小子越长越像你父亲了?!辈栽惩跗沉死斗⒛凶右谎?,展颜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认得家父?”蓝发男子面露一丝疑惑,丝毫没有放松警惕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,不认得伯父了?唉……也是,四百年前,你还是个孩子,怎么会记得我呢?!辈栽惩跆玖艘豢谄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说罢,苍猿王将之前那块椭圆形青色令牌再度拿了出来,令牌表面光芒一闪,同时身上的气息骤然增强起来。

        水晶阶梯上两侧的水墙顿时起了波澜,周围空间一阵剧烈摇晃,那一队水族士兵顿时身形不稳,一阵趔趄,只有站在最前方的蓝发男子身形巍然不动,兀自保持着镇定。

        这股波动只持续了两三息,便随着青色令牌表面的光芒敛去而停息下来,但那些水族士兵望向苍猿王的目光,却多了一丝惊惧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“您是……苍猿王伯父?”被苍猿王称为蒙图的蓝发男子迟疑了一会儿,才开口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想到以前在伯父跟前玩闹的孩子,如今也已长这么大了?!辈栽惩跣σ饕鞯氐懔说阃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苍猿伯父,请恕小侄无礼?!泵赏家还硭档?。

        “无妨,我有要事找令尊蒙蛤,带我去见他吧?!辈栽惩跛档?。

        “伯父,实在不凑巧,家父前些日子刚刚外出,此时并不在宫中?!泵赏妓档?。

        “不在……那你可知令尊什么时候能够归来?”苍猿王一怔,开口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小侄也不清楚,家父走的时候颇为匆忙,似乎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。苍猿伯父若不介意,不如便在这水晶宫中住上一段时间,让小侄一尽地主之谊?!泵赏颊獍闼底?,眼睛却在石牧身上扫过,眼神中满是警惕之色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闻言,将目光投向了石牧,传音道:

        “石道友,这蒙蛤乃是海族的大长老,本王四百年前见他时,他就已经很少参与海族事务了,据说近百年来更是常年久居水晶宫中闭关不出。此番他竟出了水族圣域,怕是族中出了什么大事。如今距离一年之期尚有些时间,你看我们是否就在这里先等上一等,再作打算?”

        “前辈,实不相瞒,白猿老祖那死对头的一具分身已经来到蓝海星上,乃是一头天位层次的金色蛟龙,实力非同一般,我这一路行来,已与其交手数次,皆是九死一生。如今其一直紧追我不放,恐怕不日就会追上门来,届时我们再想离开蓝海星,可就难了?!笔链艋氐?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你怎么不早说!”

        苍猿王心神巨震,但毕竟是成了精的人物,面上却是丝毫异色未露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令尊不在,我们也不便在此叨扰,不知贤侄可否替令尊,帮伯父一个忙?!辈栽惩醪欢乜聪蛎赏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伯父请讲,小侄若能办到,自然不会推辞?!泵赏汲僖闪艘幌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,伯父此次前来,是有急事,需要借用贵族古传送阵,和这位石道友一起离开蓝海星。不论需要花费多大代价,伯父都愿意承担,还请贤侄尽快帮忙安排一下?!辈栽惩跛档?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侄儿怕是要让伯父失望了?!泵赏家涣衬焉档?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苍猿王皱眉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并非小侄不肯,只是启动此阵的信物一直都由家父保管,没有信物谁也无法启用?!泵赏冀馐偷?。

        “那贤侄现在何处?本王亲自找他去把?!辈栽惩跛朴行┎辉玫奈实?。

        “家父此番外出去了何处,小侄也不清楚?!泵赏佳凵裆了缸潘档?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贤侄啊,伯父听闻你近些年来一直困于地阶初期,始终不能突破瓶颈,令尊似乎为此也颇为挂心呀?!辈栽惩跬蝗换胺嬉蛔?。

        “小侄资质愚钝,让苍猿伯父挂心了。若是伯父不愿移步水晶宫小住,小侄也不便勉强?!泵赏剂成槐?,如此说道,似乎在强压心中怒气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不知贤侄可曾听说过破境丹?”苍猿王笑着说道。

        蒙图闻言,眼神一动,虽然立刻就掩饰了过去,但这哪能躲过苍猿王的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贤侄,说来也巧,伯父这里恰巧就有这么一枚破境丹。伯父年纪大了,此物对我已没什么用。你若是需要,伯父倒可以考虑……”苍猿王说道这里,停顿了一下,目光再次看向蒙图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没什么事了,你们先回去吧?!泵赏剂成沼谝换?,挥了挥手对身后水族士兵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!”为首一名水族将领一拱手,随即带着身后士兵迅速退去。

        “苍猿伯父真的有破境丹?”待那队士兵走远,蒙图开口问道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笑了笑,没有说话,手上华光一闪,拿出了一个白色瓷瓶,拔开瓶塞,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从瓶口四溢而出。

        “苍猿伯父,你此话当真?”蒙图见状,脸上闪过一丝大喜之色,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本王这么一大把年纪,莫非还骗你这个小娃娃不成?”苍猿王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瞒伯父,家父前端日子去了我族禁地。传送阵的信物确实在他身上,这一点我没有隐瞒?!泵赏寄抗庾谱频乜醋挪栽惩跏种械拇善?,开口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哦,贵族禁地在哪里?”苍猿王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此处出海向北约六百里,有一片乱流之海,那里常年海浪滔天,飓风流窜,海域中有一座黑礁小岛便是。其实,伯父要使用的古传送阵也在那片海域,离禁地不远?!泵赏疾辉僖?,一股脑地说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闻言,一挥手,那个瓷瓶便落在了蒙图手中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祝贤侄早日突破瓶颈,伯父这就告辞了?!彼蛋?,苍猿王头也不回的走上台阶。

        走出海面,石牧和苍猿王再次上了青翼飞车,凌空飞起。

        “此次让前辈破费了?!笔恋?。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这些本来就是本王备下的筹码,只是提前用了罢了?!辈栽惩趵淅渌档?,显然对石牧之前隐瞒金蛟的事情有些不快。

        石牧也不在说什么,两人沉默着朝着海族禁地飞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一座黑色海岛耸立在海面,周围波涛汹涌,半空之中也是乌云密布。

        此处天地灵气波动极为剧烈,海岛散发出一股巨大吸力,将周围的天地元气尽数吞噬进去,剧烈的灵气波动,造就了此处诡异的气候现象。

        这里正是东海水族禁地,周围数十里范围内,都被水族大军层层看护了起来,密不透风。

        海岛西南某处海域,一队水族士兵正在例行巡逻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道青色光芒迅疾无比从远处飞射而来,很快到了近处。

        “有情况,戒备!”

        一个领队模样的水族大汉脸色一变,大喝出声。

        他身后的水族纷纷拔出武器,在水族大汉的带领下,迎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来者何人,报上名来!此处是我水族禁地,还请止步!”海族大汉感受到来人气息,便知对方实力远在自己之上,不过也并未畏惧,大喝呵斥道。

        青色遁光慢慢停下,现出一辆青翼飞车,上面并肩站着两人,一老一少,正是苍猿和石牧。

        “古传送阵就在这附近了,此处既然是海族禁地,我们还是不要硬闯的好?!辈栽惩跸让挥欣砘岷W宕蠛?,对石牧说道。

        石牧此刻神情有些异样,看向远处黑色海岛,眼神有些闪烁。

        “石道友,怎么了?”苍猿王看到石牧不语,不由得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就按照苍猿王前辈所言吧?!笔辽硖逦⒄?,随即反应了过来,摇了摇头说道。

        越是靠近黑色海岛,他体内白猿精血竟然越发蠢蠢欲动,似乎那海岛之上有什么他东西吸引体内精血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不光是精血,石牧背后的陨铁刀棍也微微颤动,隐隐有朝着海岛飞去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目光一动,朝着黑色海岛方向看去,以他天位修为,自然也感应岛屿周围天地灵气的异样。

        “两位前辈,请问你们是何人,来到我海族禁地有何事情?”海族大汉脸色有些涨红,沉声说道。

        石牧二人直接无视他,自顾自聊了起来,让他心中愤怒,不过石牧两人实力远在他之上,只能强忍怒气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是什么人,你不用管,我二人此番有事要拜访你们海族的蒙蛤大长老,你拿着这东西去通传一下?!辈栽惩跞〕鲆豢榍嗌钆?,语气淡淡的吩咐道。

        “前辈如何知道我族大长老在这里?”海族大汉并未接下令牌,问道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脸色一冷,他乃是天位存在,在西贺大陆一贯都是受人尊崇,此刻竟然被一个实力不过先天的海族冷落。

        一股庞大无比的气息从苍猿王身上散发而出,笼罩在了海族大汉一行人身上。

        海族大汉脸色大变,身体蹬蹬蹬连退几步,嘴角已经流出一缕鲜血。

        “苍猿王前辈不必动气,这种无知小辈何必理会?!笔聊抗庖欢?,伸手拦了一下苍猿王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看了石牧一眼,收敛了身上的威压。

        海族大汉脸色一松,身体几乎瘫软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道蓝光从黑色岛屿方向飞射而来,很快到了近处,一闪现出一个蓝袍少女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石牧一怔,此人赫然正是香珠。

        “石大哥,真的是你!”香珠目光看向石牧,惊喜道。

        “香珠姑娘,久违了?!笔辽舷麓蛄苛讼阒橐谎?,脸上露出一丝诧异。

        香珠此刻已然成为了一名月阶术士,且似乎已达到弦月境,进步可谓神速。

        “我刚刚感应到那颗本命蚌珠的气息,便猜到可能是你,没想到竟然是真的,你这些年去了哪里?我多方探查,也找不到你的踪迹?”香珠兴奋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石道友,想不到你交友如此广泛,在东海水族之中也存有红颜知己?!辈栽惩鹾俸傩Φ?。

        香珠闻言,脸色微红,散发出一股惊人媚意,石牧心神也为之一跳。

        她此刻才注意到苍猿王,微一感应苍猿王的气息,脸色顿时一变。

        “前辈说笑了,这位是香珠姑娘,乃是海族圣女,当年在下在东洲半岛是认识的旧识?!笔粮煽攘艘簧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呵呵一笑,没有再说话。

        石牧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,又一道蓝光从黑色岛屿方向飞来,落到了近处,现出一个蓝袍宫装美妇。

        宫装美妇目光落在苍猿王身上,脸色一变,开口问道:

        “敢问前辈名号,来到我海族禁地,有何事情?”

        “本座苍猿王,和你们海族的蒙蛤大长老有过数面之缘,今日来拜访他,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议?!辈栽惩跛底?,取出一枚椭圆形的青色令牌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是大长老旧识,前辈请随我来?!惫懊栏灸抗庠谇嗌钆粕弦簧?,神色一动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迈步往前走去,石牧正要也跟去,宫装美妇秀眉一皱,伸手拦住石牧,沉声说道:

        “阁下是什么人,看你的样子,是人族修士吧,立刻离开我海族领域,看在你和苍猿王前辈同行的份上,我可以不追究你擅闯海族禁地的罪过!”

        石牧闻言一怔,停下了脚步。

        “师尊,他是我和您提过的那个石牧,是我的救命恩人,而且在蛮族的勇士之门秘境中,也曾多次帮过我?!毕阒榱λ档?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!”宫装美妇闻言脸色一变,上下打量了石牧两眼。

        “哼!人族狡猾无比,毫无诚信可言,猎杀我们海族同胞无数,早已是我海族的死敌,以后决不允许你再和此人往来!”宫装美妇寒声说道。

        石牧心中苦笑,看来这些年半岛三国七宗和海族的关系越发恶劣,已经水火不容。

        “师尊,石大哥早已经不是半岛七宗的修士,已经被他们驱逐出了门派,而且他从来没有对我们海族出过手,此事我可以保证!”香珠俏脸一急,急忙说道。

        宫装美妇听闻此话,脸色稍缓。

        “这位道友,在下这些年不在东洲半岛,一直在西贺大陆,此番跟随苍猿王前辈,是有一事相求,并非有意擅闯海族禁地?!笔了档?。

        “哼,就算如此,你乃是人族,决不允许你再靠近我族禁地半步,看在苍猿王前辈的面子上,你就留在此处吧?!惫懊栏纠淅渌档?。

        石牧眉头一皱,心中有些不耐。

        海族之中,那个大长老听苍猿王说是天位存在,其他不过是些地阶,以他此刻的实力,就是硬闯也绝无人能拦得住他。

        不过古传送阵掌握在海族手中,此刻还不能翻脸。

        他抬头看向苍猿王,后者眉头一皱,正要开口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道黑色水光从黑色岛屿飞射而来,速度远在香珠和宫装美妇之上,几个呼吸便到了近处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脸色微变,神情凝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天位存在……”石牧感受到遁光中散发出的气息,心中微惊。

        黑光一闪,现出一个黑袍老者,容貌清癯,颏下疏疏朗朗一丛花白长须,垂在胸前。

        “苍猿道友,多年未见,想不到你竟然会到我东海海族这个偏僻之地?!焙谂劾险呖聪虿栽惩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蒙蛤兄,多年未见,你修为又有大进,已经到了天位中阶,可喜可贺!”苍猿王呵呵一笑,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了,不必刻意恭维老夫,当年之事,还没有结论,你此刻过来找我,有何事情?”蒙蛤哼了一声,说道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淡淡一笑,目光看向宫装美妇和香珠,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吧?!泵筛蚩戳斯懊栏竞拖阒橐谎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?!惫懊栏鞠朊筛蛐辛艘焕?,拉着香珠朝着黑色岛屿飞去。

        蓝袍大汉等巡逻的海族,也行了一礼后立刻离开。

        香珠被宫装美妇拉走,回首不时看向石牧,其中似乎蕴含了千言万语。

        她似乎顾忌到周围场合,欲言又止。

        石牧叹了口气,硬下心肠,低头避开了香珠的视线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人族是你带来的,是否也回避一下?”蒙蛤指了指石牧,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必了,此事他也包括在内?!辈栽惩跻换邮?,张开一个青色结界,将三人笼罩在了里面。

        蒙蛤花白眉毛一动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蒙蛤兄,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,我们二人此番来此,是想借用一下此处的古传送阵,离开蓝海星?!辈栽惩蹩谒档?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!你要离开蓝海星?”蒙蛤脸色一变。

        “是的?!辈栽惩醯阃?。

    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当年可是奉了白猿王之命,常驻凌天峰,此刻竟然要离开蓝海星,是打算违背当日的誓言吗?”蒙蛤目光闪烁,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也是迫不得已?!辈栽惩跆玖丝谄?,说着挥手取出一块黑色牌子,扔给了蒙蛤。

        石牧神情一动,那黑色牌子上用银色条纹,刻画了一个形似乌龟的图案,不过并未散发出灵气波动,似乎是一个寻常之物。

        蒙蛤目光一闪,接过黑色牌子,检查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有信物在此,我自然会为你开启古传送阵,不过这位人族的道友,你便不行了??丛谙阒楹筒栽惩醯拿孀由?,我可以答应带你一同前往传送阵,但是传送需要的星石,你需要自备?!泵筛蚩聪蚴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石牧目光一动,挥手取出一小块星石,递给了蒙蛤。

        这个情况,苍猿王事先已经和石牧说过了,星石早已备好。

        “哦,竟然早已准备好了星石,既如此,你们便随我来吧?!泵筛蚪庸恋男鞘?,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他对石牧似乎没有宫装女子那般恨意,让石牧有些惊讶。

        “实力一旦达到天位境界,目光自然不会局限于狭隘的种族观念,石道友不必担心身份问题?!笔炼邢肫鸩栽惩醯纳?。

        石牧点了点头,心中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一行三人朝着黑色岛屿东面飞去,来到一片海域上空。

        此处距离黑色岛屿更进了,天地元气的波动更加剧烈。

        石牧面色不变,但是体内精血蠢动的越发剧烈,身上的陨铁刀棍轻轻颤动,散发出一股热气。

        若不是他小心隐藏,几乎便被苍猿王和蒙蛤察觉。

        “蒙长老,那黑色岛屿是怎么回事?竟然使得天地元气这般异动?”石牧目光朝着黑色岛屿看了一眼,语气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脸上也露出一丝好奇。

        “此事和阁下无关,两位还是不要追问我海族秘密为好?!泵筛蚩戳耸烈谎?,说道。

        石牧讪讪一笑,没有再问。

        “走吧,传送阵在海底,两位随我来?!泵筛蛏硇纬藕C娣扇?,石牧和苍猿王跟上。

        三人飞入海底,滚滚海水压迫了过来,可能是靠近黑色岛屿的缘故,海水中蕴含了不少天地灵力,比寻常海水重了十倍不止。

        海水剧烈翻滚,一股股大力袭来,以三人的实力,身体也被冲的晃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蒙蛤身为海族,身上光芒一闪,便稳住身体,任凭周围海水激荡,自身岿然不动。

        石牧二人虽然不是海族,但是区区避水之术自然难不倒二人。

        石牧微一运转图腾之力,身上浮现出黑色光华,整个人恍如游鱼,周围的海水一碰到他的身体,自动滑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身上亮起一阵青光,轻易隔开了海水。

        “哦,原来你不是单纯的人族,竟然还懂得蛮族的图腾术?!泵筛蚩戳耸烈谎?,有些诧异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雕虫小技而已,让大长老见笑了?!笔了档?。

        蒙蛤嘿嘿笑了一下,不知是嘲讽还是钦佩,身形一动,朝着海底而去,石牧二人自然跟上。

        此处海水深的诡异,以三人的速度,也花了一会才到底。

        石牧脸色微变,之间海底赫然坐落了一处巨大宫殿。

        宫殿面积颇大,足有二三十亩,通体用青色玉石般的材料建成,散发出阵阵青光,在海底闪闪发光,耀眼夺目,周围海鱼游曳,散发出和陆地迥异的美丽。

        巨大宫殿被一个青色半球型的光幕笼罩,应该是一处防护法阵。

        石牧目光忽的一凝,透过青色光幕能够看到宫殿中央位置有一处圆形广场,广场中央的一个类似祭坛的顶端散发出灼灼白光,凝聚成一座巨大白色法阵。

        虽然隔着光幕,但是也能感应到阵法散发出的强大波动。

        “不错,那里就是星际传送法阵?!辈栽惩醯纳粼谑炼呦炱?。

        “走吧?!泵筛蛩盗艘痪?,翻手取出一面青色令牌,一道青光从上面飞射而出,没入宫殿周围的青色光幕中。

        青色光幕顿时离开一道缝隙,他飞遁而去。

        石牧看向苍猿王,眼中带着垂询之意。

        “无妨?!辈栽惩踝齑轿⒍?,传音说道,随即身形一动,飞入了光幕之中。

        石牧也只要跟上,飞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一进入光幕,外面的海水压力顿时消失无踪。

        石牧脸色微变,光幕之中天地灵气极为浓郁,比起西贺大陆灵脉最盛之处都要强上不少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说蒙蛤兄修为进展如此之快,原来此处天地灵气竟然如此浓郁,在此修炼,自然事半功倍?!辈栽惩跄抗庖簧?,笑道。

        蒙蛤嘿嘿一笑,没有说什么,带着二人来到宫殿中央的广场祭坛。

        石牧脸色微变,刚刚在远处没有细看,此刻来到近处,祭坛上的传送法阵果然浩大。

        光是阵法面积便足有一二十丈,阵法周围耸立了十八根龙型石柱,呈现出苍青色,但是看不出质地。

        每根石柱上盘绕这一条长龙,龙嘴中各自吐出一道白光,注入到阵法之中。

        “咦,整座法阵竟然没有灵石维持,还能运转?”石牧目光在法阵周围看了几眼,诧异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星际传送阵需要灵力浩大无比,不管什么灵石都无法维持的,当初布置此传送阵的高人施展**力,将周围海域的灵脉强行移动汇聚到了这十八盘龙柱中,以地脉灵力维持阵法运转?!辈栽惩踅馐偷?。

        石牧恍然,难怪此处的天地灵气如此浓郁。

        同时他心中也惊骇不已,布置此星际传送阵法的人竟然能强行移动灵脉,修为不知是何等高强。

        “哼,废话少说,你们既然要离开蓝海星,就站到阵法中去,我这便启动法阵?!泵筛蚶淅渌档?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笑了一声,也不以为意,拉着石牧站到了法阵之中。

        蒙蛤走到十八根盘龙柱中间,口中诵念咒语,挥手打出一道光芒。

        地面响起一阵咔咔之声,片刻之后一个黑色石台缓缓升起。

        蒙蛤从怀中取出两块星石,放在了石台上,口中诵念咒语,一道道法诀从他手中飞出,融入到了石台上。

        黑色石台上慢慢亮起白色光芒,将上面的两块星石笼罩住。

        咔嚓!

        两块星石应声碎裂,化为一片星屑般的光芒,融入到了星际传送法阵中。

        一个盘龙柱上亮起刺目白光,仿佛点燃了一个巨大火炬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旁边的一个盘龙柱上也亮起刺目白光。

        白光从一个石柱流到另一个石柱,很快,十八根石柱有半数以上被点亮。

        石牧二人脚下的传送法阵嗡嗡运转起来,越来越强烈。

        石牧心中一松,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。

        只需再有片刻,他便能离开蓝海星,便不用担心金色蛟龙的追杀了。

        不过就在此刻,一声洞穿青云的长啸突然响起。

        远处一点金光蓦然出现,瞬间放大了几分,以一个可怕的速度,朝着这里飞奔而来。

        石牧脸色一变,虽然还未曾看清对方的面目,但是这可怕的速度和震人心魄的咆哮,只有金色蛟龙才有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和蒙蛤自然也听到了啸声,脸色都是一变,朝着金光看去。

        “石兄,难道这就是你说的……”苍猿王脸色一变,传音询问石牧。

        石牧脸色难看,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两人说话的眨眼功夫,金光又放大了几分,隐隐能看到一个金色人影。

        石牧脸色大急,目光看向周围的盘龙柱。

        还有六个石柱没能点亮,尽数点亮之后,应该就是法阵启动之时,不过看金色蛟龙的速度,完全会在法阵启动前赶到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蒙蛤眉头紧皱,目光看向飞驰而来的金色光芒。

        石牧心中大急,忽的一咬牙,身上金光大放,体内真气法力尽数全力运转,体表浮现出金色鳞片。

        一股庞大气息从石牧身上散发而出,无限接近天位境界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和蒙蛤脸色都是一变。

        石牧体内真气运转,原本已经在蠢蠢欲动的精血骤然沸腾。

        他也没有在意,挥手拔出背上陨铁刀棍,刺目的黑光从上面散发而出。

        “苍猿王前辈,你我联手,挡住此龙直到阵法开启!”石牧沉声喝道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目光一闪,点了点头,手中青光一闪,多出一根青色长棍,散发出惊人的威压,赫然是一件法宝。

        金色光芒此刻更放大了几分,一股恐怖威压笼罩而至。

        蒙蛤和苍猿王脸色都是一变。

        “人族小子,苍猿道友,这东西是来追你们二人的?”蒙蛤豁然转头,看向石牧二人,喝道。

        石牧二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远处飞射而来的金光附近的空间骤然剧烈波动,金光赫然一闪消失无踪。

        眼见此景,三人脸色都是一变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祭坛附近的虚空一闪,一个散发出刺目金光的人影浮现而出,正是敖祖。

        “想逃走!休想!”敖祖眼睛一扫,立刻发现了石牧的意图,大吼一声,身上金光再次大放,化作一条金色蛟龙,朝着传送法阵扑来。

        “拦住他!”石牧大吼一声,身上赤色光芒大放,左手燃起白色火焰,融入体内红光之中。

        他挥动手中刀棍,一道宏大刀芒,一道粗大棒影朝着金色蛟龙打去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也低吼一声,手中青色长棍法宝光芒大放,竟然迎风涨大了十倍。

        他手臂一动,数十道粗大青色棒影浮现,潮水般朝着金色蛟龙打去,气势比起石牧要大得多。

        轰隆??!

        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金色蛟龙巨大的身躯大震,竟然被震退开来。

        石牧和苍猿王脸色也是一变脚下蹬蹬蹬连退了七八步,这才站稳身体。

        苍猿王脸上露出一丝骇然,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石牧一眼。

        石牧竟然在这样恐怖的存在手中逃走?

        金色蛟龙身上金光一闪,立刻便稳住身体,目光看向传送法阵周围的盘龙石柱。

        此刻只有三根石柱没有点亮。

        金色蛟龙大吼一声,大口一张,一团金光流星般飞出,直奔星际传送的一角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它头顶独角金光大放,一道刺目金光飞出,刺向法阵的另一边。

        只要毁了法阵,石牧便是它的囊中之物。(未完待续。)
  • 日本大阪6.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-11-12
  • 张伟文任兰州市委副书记、兰州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 2019-11-01
  • Chinas nationale Gesetzgebung schliet Jahrestagung ab 2019-11-01
  • 一件常识的事情都没有讲清楚,还自称懂逻辑?无理可说了,就瞎扯。别人小学有没有毕业与你何干。 2019-10-26
  • (Dos sesiones) Enfoque de China Dos sesiones históricas fijan el rumbo para nueva época Spanish.xinhuanet.com 2019-10-21
  • 专业态度决定培训质量职业技能升华就业品质——2014年重庆市人力资源开发培训中心职业技能培训类概览 2019-10-19
  • TopX 国内马拉松赛事TEE太丑?我们把它们穿出了新高度 2019-10-19
  • 粽香情浓爱国心 民族团结一家亲 2019-10-18
  • 嗯,你又赢了······哈哈哈哈······ 2019-10-18
  • 【清园20年】感恩大回馈!半价!半价! 2019-10-18
  • 15日起办理临时身份证全济南通办立等可取 已有市民尝鲜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10-18
  • 督导组进驻河北6市!扫黑除恶可电话举报 2019-10-16
  • 精彩扑救!老将洛里第99次代表法国队出征 2019-10-16
  • 人民日报助我走上研究中国之路 2019-10-16
  • 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进行时——中央国家机关学懂弄通做实党的十九大精神 2019-10-16
  • 带计划的彩票平台app 彩票透码计划 广东鹰鹏双六肖中特 澳洲快乐时时彩 彩票店转让 靠谱的网络赚钱 红米娱乐手机客户端 ag平台与binn平台 浙江体彩飞鱼 手机qq德州扑克下载 北京pk10自动投注软件手机版 广东36选7好彩3开奖奖金多少 老快3跨度走势 斯诺克上海大师赛2019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表